轉載自 神龍太極邱師兄
http://tw.myblog.yahoo.com/sltaichi-curtise/article?mid=525

太極_神龍


學銘師兄
真性情好文章
練太極得健康
普宣揚功德廣
耑此即祝 春節愉快 健康平安                 
     得勝 敬上  02/02/2011


得胜师兄,
答应您的文章写好了,但文笔不是很顺,不管怎样,还是希望能够帮助与鼓励到一些人。学铭在此祝您与家人,新年快乐,身体健康与万事如意!




癌症,太极与神山 

判了死刑 
大约是九年前的事吧,我还记得日期是 2001 年 8 月 24 日.......沙巴医药中心一位知名的耳鼻喉专科对我说: "我很抱歉吴先生,你得了Nasopharyngeal Carcinoma(NPC) T4N2 - 鼻癌末期,我想你大约只有三个月的时间而已!”,接着又问: “你相信奇迹吗?”。我回答说 : “我相信奇迹!”,接着我静静的看着我的切片扫描.........是的,医生的确没唬我,我的情况真的很糟糕,我的左颈淋巴长了两个大肿瘤,右边长了一个大约有两公分,扫描片里很清楚的可以看到我的癌细胞以经扩散到了后面,后脑神经被压到使我看到的东西都是两个影子。当时我真的感到不知所措,真的不知所措..........那位 “医学专家” 看我没有出声,接着又说 : "你相信奇迹?你的信仰是什麽?”,我回答说我是向佛的,但那位 “专家” 却说 : “佛呀, 是个好人,但他是人而神是听不到他的声音的,假如你相信奇迹的话你就来我的教堂祈祷吧!”,我失望的静静的看着他,心想你身为一位专科,怎麽可以说如此的话呀!那位 “专家” 见我没出声就说 : “你不信也没有关系,祝你好运吧,good bye brother......”。付了钱之后,我默默的走,落魄的走出了医院,途中的我完前听不到任何声音,霎那间我觉得世界好静好静,我好像透明了而没有人看得见我的存在,外面太阳好烈,而我却觉得这个世界变得好暗好暗,让人感觉好冷好冷。心在哭泣,我一直问我自己:“我该怎麽办怎麽办呢?我就要死了就要死了,天啊!天啊!”。
 
我的医学报告 

亲情? 
父亲的大哥,十五年没见过面的伯父由悉里打电话过来,他说: “你来澳洲吧! 我会帮你,我们这儿有最好的医生,别担心!”。我听了很感动,真是患难见真情呀,亲人就是亲人。于是在当天我买了前往澳洲的机票,在亚庇机场,我告诉我的太太娴子:“你什麽都不需要做,替我好好照顾好两个儿子,其它的让我自己来解决吧。别担心!”。当时我的大儿子只有两岁,小儿子才出生一个多月而已!我紧紧的抱着我的娴子,看着她,拨开她脸上的发丝,握了握她的手心说:“我一定会回来的,等我!”,就头也不回的往机场海关走了去。娴子看起来很镇定,但我知道,我知道其实他的心比我还难受! 

     
小儿子兆仁                                          大儿子兆元 

 
娴子与孩子 

还记得那是星期六早上,8 月 25 日 我的伯父到悉里机场接我,在车上他对我说 :“今天是星期六,医院没开,所以要等到星期一才行!”,又说: “还有.....医院离我家很远,但没关系,我每天可以接送你!”。当时,在没有选择的情况下,我只有失望的等了!等啊等啊等,等待的心情真的很不好过,就好像在等死一样,我的心里充满着无奈与绝望。 

终于,给我等到了星期一,我的伯父驾着车子送我去医院,去见他们认为 “最好” 的专科医生。也是一样的答案,“对不起吴先生,你得了鼻癌末期,情况非常的糟糕,你需要做放射疗法(放疗) Radiotherapy 与化学治疗(化疗) Chemotherapy。放射疗法可以帮助你把鼻子后面的肿瘤除掉,但脑后的肿瘤,只有靠化疗了,你的生存机率是 15%!”,接着专科医生又说 : “你打算在这儿做治疗呢,还是到新加坡做?新加坡的医生对鼻癌也很内行,因为这种病发生在亚洲人身上比较普遍!”。 

在回伯父家路上,车内.....................伯父对我说 : “我看你还是在这儿做治疗吧,因为你没有亲人在新加坡。但是,我可忙得很哪,我没什麽时间每天送你上下,除非.............!!!!”。我心里一恁,糟糕!原来伯父要我来是有条件的!!???  他想要我把父亲留给我的产业过名给他。还记得当时的天气很冷,我感到很冷也很失望的回答伯父说: “没问题,我可以到新加坡, 我有朋友在那儿!”。接着伯父似笑非笑,以胜利者的口气又问 : “你确定?”。我说: “是,确定的!”。心想,“我就算走投无路了,也绝对不会求你!”。于是,我便定了机票,于 8 月 27 日离开了悉里,澳洲............! 

与癌魔的战争
 
前往星加坡的途中,飞机引擎的声音嗡嗡的震动着我的心,我听不到自己的声音,我把手提起来,心想: “这还是我的手吗?”。看着空姐在机上走来走去的,空姐对我微微笑,我心里却在想:“她看得见我吗?”。 而癌魔此时也开始了它的致命攻击,我的头越来越痛越来越昏,感觉飞机好像在旋转着,越转越快,我的眼皮也越来越重,外面的灯光越来越暗,我的手开始抬不起来了,我可以听到自己的心跳声,越来越慢越来微弱,一股黑气缓缓的在我周围升了起来,慢慢的把我包围着,我好像掉入了水里,呼吸也越来越困难,黑烟缓缓的由下而上绕着我的身体,我的眼皮无意识的渐渐闭下。在黑暗的空间里,我无助的挣扎,救救我,我无助的呐喊无助的呐喊着,此时我知道,我就快不行了!轻轻的,我感觉身体漂了起来,在黑暗与无重力的空间里毫无自主的翻转着,我越挣扎,我越不能控制!算了,我心灰意冷的对自己说,算了算了.....................就在绝望的时候,一道白光突然射了进来,起来起来!一股强而有力的声音,顿时震撼了我的心,并把我整个人轰了起来,挣开了眼睛,我的身体可以动了,黑烟也没了,我呆呆的坐在椅子上,空中小姐走了过来问我: “现在是晚餐时间,先生,您想吃什麽呢?”........................刚才真的好险哪!那到底是梦呢?还是幻觉呢?还是真的?我心有馀悸的吃着我的晚餐与想着,想着刚才的问题! 
   
飞机终于降落了,到机场接我的是蔡妈妈,母亲多年的一位台湾老朋友,住在乌节路义安城后街的高级公寓。“我过几天就要过美国二个月,你就当这儿是你的家吧,好好在此安心养病。”,蔡妈妈安慰我说......................“谢谢你!”,我回答了蔡妈妈。我想我的伯父可没想到我在新加坡会有这麽一个 “靠山” 吧! 

8 月 29 日,记得那天的天气很好,阳光普照的一天,我颤颤惊惊的坐在国家癌症中心的腫瘤科診所内等候医生的 “发落”,还是一样的答案,“对不起,你得了鼻癌第四期,你的机率只有 10% 到 15% 而已!”,医生接着又说 :“你必须做放疗与化疗,这样康复的机率才比较高!”。听了医生的 “判决” 后,我感叹的接着问 : “做与不做化疗的机率相差很大吗?”。 “不大。”, 医生回答说 : “但机率肯定比较高!”。 “不必化疗了!”,我回答医生接着又说 :“化疗会把我的抵抗力减低,我只要放疗把我的腫瘤除掉,其它的就让我的身体自行处里吧!”。医生很惊讶的看着我问:“你肯定吗?”, “是的,我肯定!”............! 

我的疗程共有三十五次,一天一次,每天大约十分钟一个疗程,还记得我第一个放疗是星期二 9 月 5 日,那一天我特别早到,放疗室外挤满了人,“天呀,怎麽人这麽多啊?”。时间一分一秒的在过,但对我来说可是渡日如年啊!在等待的时候我反复不停的问自己,“为何是我,为何我会得了这种病呢?腫瘤是癌细胞也是变种的细胞,为何平常的细胞会无端端的变种呢?还是我平常的生活出了问题? 是吧!应该是我的生活出了问题,但要如何把我变种的细胞回归正常呢?人体最需要的是什麽? 水,空气,食物?应该是吧?”。想着想着,脑海里还是反覆不停的自问,“为何水,空气,食物会使普通的细胞变种呢?或许我的细胞不够水份吧?也或许是缺氧吧?还是我吃太多垃圾食物呢?应该是吧!水份,那就多喝一点水罗,这个容易办。食物,那就多吃五毂与青菜水果吧,这倒也不难!至以氧气嘛,这该如何?照道理来说,我们肺的功能是吸入氧气排出二氧化碳。对了,是这样吧,我应该把呼吸放慢一点,让肺部有时间吸收多一点氧气,也让肺部有多余的时间来释放出体内的二氧化碳,血液将会把氧气带到身体的器官,当细胞有了足够的氧气之后,它应该会回复正常了!”。 

我本来一直都在埋怨,埋怨我的不幸,但 911 的突发事件却告诉了我,老天爷其实还给我保留了选择的权力,看着电视,世贸里的人因为受不了大火的煎熬而纷纷跃下,他们跃下的原因,是因为他们知道他们没有选择,与其活活烧死不如来个自我了断!虽然医生判断我只有三个月的命,但最起码我还有三个月的时间与死神谈判,再以另一个角度来看,医生的判断也未必是对的? 

与太极结缘
 
于是,放下了等待的心情,我便开始了自我的疗法,喝多一点水,吃多一点有机食物与多做一点 “有氧的运动”。所谓的 “有氧的运动”,可不是一般的物理运动,还记得十年前(1991年)当我还在英国读书的时候,为了要让老外知道 “我们的中华文化可不是盖的噢!” 而跑到伦敦的唐人街买了一本师爷的 “郑子太极拳自修新法”,书店里关于太极的书很多,我不懂要买哪一本,对我来说应该都是一样的,所以我随便的买了一本,用我的 “Broken English” 写了一篇关于太极的文章送给了老外朋友,让他们知道,嗯! “我们的中华文化可不是盖的噢!”,但也从此,我深深的爱上了太极! 

  
在伦敦唐人街买了郑子太极自修新法

浑元功?
 
回到 “有氧运动”,还记得师爷在书中提到预备式乃浑元之站功,虽然我不懂什麽是 “浑元”,但我知道师爷之如此强调此项,这必定是个很重要的东西!所以每当我一做完治疗后,我就站在窗前看着远方做我的 “有氧运动”。我不知道我做的对不对,但书中也有提到,太极亦称为换骨金丹,易经中也有提到 “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是谓人欲求自强,务在不息...”,亦有提到 “虚其心,实其腹........专气至柔,能婴儿乎等之坎离相交之象......!” 。 虽然我对书本上所提的没多大的信心,但我想我们中华文化五千年来留下的道理应该不会是乱盖的,要不然我们的老祖宗可就是白痴啦!所以我相信就算我做的不完全对,但也总有对的地方,得不到五十巴也总有几巴可以得到吧!所以只要有时间能够让我继续做下去的话,我想我必定能够活下去的.............!   

就这样,每天放疗过后我就站在窗前,含着胸拔着背,把胸内的郁气轻轻的降到腹部气海内,在慢慢的吸气,吸气的时候感觉一股清凉的真气往丹田里下,吸到似满非满的时候轻轻的含了一下,大约二三秒的时间,吐气的时候感觉丹田内的瘴气慢慢的被真气挤压出来,但不能太快,否则瘴气一散,就要从头来过了!对相信现代科学的我来说,呼吸的道理就好像汽车引擎一样,正确的进气与排气,才能得到完整的内燃,达到最高的动力,所以我的决论就是,呼吸对健康很重要,健康就在一呼一吸之间! 

 
蔡妈妈家窗外的义安城(左) 

由于蔡妈妈的公寓在十三楼,可以看得很远,所以吸气与吐气时我的眼神也跟着一收一放,看一下远方,再看一下前方,就这样每一天反复的做。蔡妈妈的佣人见到我整天都站在窗前,以为我看不开便说: “铭少爷,其实你应该回房多休息休息啊,别担心太多,好吗?”。我听了静静的微微笑,其实真正的休息并不只是睡觉而已,早也睡晚也睡反而会把生理时钟弄乱,新陈代谢失调,反而助长了癌细胞。癌症,我想只不过是新陈代谢的问题而已,只要有时间把身体调好,癌魔就会自然而然的自动消失了。 

奇迹?
就这样的不知不觉过了一个星期,我看到两个影像的问题没有了..............这是奇迹的开始吗?我心里在问!在放疗之前,医生曾经告诉我:“大约五个疗程后,你的头发就会开始掉落而不会再生了,你会感到身体很虚,很热,头疼,睡不着,咽不下固体食物等副作用,你要有心理准备,懂吗!”,我回答医生说 : “明白了,谢谢你!”。虽然如此,不知不觉又过了二个星期,我对医生说:“俺可没事啊!”,医生回答说 : “或许再过几个星期吧,你可能较迟一点!”......重复的治疗,反复的心情,就这样的又过了几个星期到了最后一个疗程,我潇洒的对医生说:“没什麽大问题呀,只是脸部与颈部有点黑焦而已!”,医生惊讶的看着我回答说:“可能你是例外吧?你的情况看起来很稳定,但记得要回来复诊哦!”。 


 
放疗后两个星期的我

友情
 
我还记得在治疗期间,老板同事与很多朋友都不停的致电与用电邮的方式来为我加油打气,关怀与支持让我觉得很温馨,也让我觉得我并不是一个人的。那时宁子(娴子的四妹)刚好在新加坡读书,她每个周末都到蔡妈妈家陪我,风雨不改的陪我坐在乌节大街上聊天与看行人走路。好兄弟江小鱼偶而也会来新加坡找我,他不懂得路要怎麽走,第一次来的时候由乌节路背后的交通灯旁的公园非法闯了进来,把我逗得咯咯大笑。美妤在我开始放疗的第一个星期来看我,碧儀(娴子的大妹)与阿星每隔几个星期都会来看我,陪我到大街散散步,他们都一致认为,不要老是躲在房里,应该常到外面呼吸新鲜空气才对身心有益。正因为如此,我想这也是我能够战胜病魔的原因之一,对一个病人来说,关怀,支持与鼓励的确能起很大的作用! 

期间,最让我难忘的事是与孳友枫的见面。出事之后,在绝望的情况下我传了一封电邮给枫向她道别!信中短短的几句 “亲爱的枫,我得了末期癌症,在此与你道别了!”。枫回复了我的电邮,“你没事的,我会来看你,千万别放弃!”。枫于 10 月 11 日的临晨由吉隆坡坐公车过来,她找不到我住的地方,于是我们约了在乌节路的义安城门口见面,我早了十分钟到,但也是我有生以来等的最久的十分钟!我终于见到枫了,她红着眼睛对着我笑,她说: “你一定没事的”。我知道她其实也在压抑着内心的感受,所以我也红着眼睛对她说 “没事,没事,我没事的!”。 枫带着我到处走走,大约中午的时候枫说她要到圣涛沙看看。我以为我与枫的见面就到此为止了,就跟她说: “你去吧,别担心我,我先回去了!”。 “不行不行,你也要来,今天是我的生日,我是来与你一起庆祝的,你知道吗?”,枫红着眼回答我!在前往圣涛沙途中,枫一路上一直不停的与我聊天,她的手套上一支企鹅娃娃,红着眼闹着跟我笑,“好玩吗?开心吗?可爱吗?”,又说 :“你看起来很好啊,不像生病的人嘛,但还是要加油哦!”。时间过的真快,尤其是跟你喜欢的人在一起,枫晚上要赶着回吉隆坡了。在圣涛沙回程途中,我一个静静人坐在公车后面,看着枫的背影,枫回过头来看着我,站了起来坐到我旁边,用轻轻的语气告诉我 “看着我的眼睛,你一定会没事的,别担心!好好养病吧,有什麽事情的话我会帮娴子看着我那两个干儿子的,懂吗?”。
 

  
与枫在圣陶沙的合照 

很快的公车到了终点,枫陪我到地铁站转车,我知道当地铁到站时就是我与枫说再见的时候了。地铁很挤,车子一摇一摆走着,车内杂音很多很吵,我与枫相对着站,枫一言不发的看着我,她的眼角闪烁着泪光。车子到了站,我该下车了,枫强忍着泪水与我道别。大约是晚上十一点左右吧,我下了车,站在月台上望着地铁内的枫,此时枫的眼泪开始一直往下一滴一滴的掉。 “永别了”,我心里对枫说了一句话! 地铁开始离开,我在月台上看着枫越来越小的影子,一直到地铁消失在隧道为止,强忍着泪水,听到的只是隧道里传来的呼呼风声,但却没有想到,此时,所留下的却是那一辈子难忘的片刻........! 

  
乌节车站 - 当地铁离开的时候 

说到这儿,大家一定很好奇枫到底是谁吧?她是我第一天上班时在公司见到的第一位同事,十多年的老朋友,我两个孩子的干妈。她怕我对她瞒着病情,所以病后她也常来亚庇看我,住在我家,问她为何对我如此的关心,她却说我对生活的态度影响了她很多,所以她一直都很珍惜我这个朋友................枫在吉隆坡总部上班,而我是驻守在沙巴的工程师,东马与西马相隔了一个南中国海,两个小时半的飞行时间,病前我们甚少见面,病后枫却对我说,人生没有几个十年,生活在怎麽忙碌,至少我们一年也要见一次面,当以后孩子长大后,我们退休后有了多余的时间,我们就可以常常再见面与故人叙叙旧了。写到这儿,我心里却是无言感激,上天对我如此厚待,给我如此孳友,而人生能有如此知己,可以说是死而无憾啊! 
 
2003年枫到亚庇看我时与仁仁合照

老天爷的玩笑?
我于 10 月 25 日回沙巴亚庇,休息了一个月之后由于在家里太闷也常常会胡思乱想,所以我决定早点复职还回岗位。不懂这是老天爷特意的安排还是上帝对我开的玩笑?我的房子,所有的投资计划与孩子的保险都不需要再还钱了,二十年的债务却因为一场病痛而提前的结束,全都由保险公司负责,后来我又买了一间房子与一部车子,也全都是保险公司送的!怎麽说呢?我也不懂得要怎麽说,人生如戏,想起来还真的很矛盾。回来后还曾经对我母亲说: “唉!早知如此,房子就应该买大一点,投资也应该放多一点。”,结果被她恨恨的修理了一顿! 

学习放下
 
对啦,差点忘了那位先生,我的伯父!2002 年 4 月,我收到了伯父的来信,还是一样的问题 “父亲的产业”!但我没理他,心想 :“这个人怎麽这麽贪啊!”。之后的几个月,伯父陆续的写信给其他的亲人,又向马来西亚使馆报案,还拿出很多 “证据” 说我谋杀了我的父亲抢了他的财产!那一年,我被警员请到警局二次,朋友对我说 :“告他呀, 告他呀, 我支持你!”, ...........“算了算了!”,我对自己说,“我真的需要这些产业吗?它给带来我太多是非了!还是让给我的伯父算了!”, 心里想着想着,“假如真的要让,不如送给慈善团体吧,最起码还可以帮到一些人呀,总好过白白的送给 “无用” 的人哪!”。于是,在 2003 年 8 月 25 日我把父亲留给我的产业用父亲的名义捐了给慈善机构。我做这件事的目的,并不是为了要 “报复” 我的伯父,而是我在医院看实在得太多了,只是希望由此可以帮助更多的人,伯父如此对我,与朋友在我生病期间的关怀与照顾,让我看到了人间的冷暖与冷暖人间。假如你问我,恨不恨我的伯父?我的答案是:“从来没有”! 因为我知道,只要在内心不受他的 “力” 的话,他做的所有事情对我是绝对没有任何影响的。师爷的 “郑子太极拳自修新法” 中有提到,“吃亏就是占便宜”,我之所以可以轻轻松松的活到了今天,就是在 “吃亏就是占便宜” 中学会了放下! 


2003年8月华侨报与亚洲时报 

寻太极
 
还记得当初为了让老外朋友知道 “我们的中华文化可不是盖的噢”, 而到伦敦的唐人街买了一本师爷的 “郑子太极拳自修新法” 吗? 就因为那一次而让我深深的爱上了太极,1994 年毕业之后回到沙巴,就迫不待急到处寻找太极,找到了几家但却练不下去,原因是我对他们的教法完全没有信心,一个是 “抱着一个大西瓜转来转去的..........”,另一个则是 “跟着前面练” 的教法,更让我痛心的是,当我问那些 “师傅” 师爷的 “郑子太极拳自修新法” 中所提到的拳理时,他们却对我很冷淡,没有回答我的问题!我当时虽然不懂得师爷是谁,但最起码我知道师爷书中所提到的东西绝对不是乱盖的,随便到网络查一查,都可以看到很多关于师爷的资料,怎麽可能是胡说八道呢!外面的太极虽多,报纸上也常常刊登一些关于太极的报导,有 42 式的,64 式的...........等等,但我却感到很呐闷,心想到底真正的太极到底在哪里呀!师爷的书中有提到很多关于太极的道理,就好像武侠故事里所说的秘诀一样,都充满了传奇,传奇的事可真可假呀!信还是不信呢?而且真正的太极我也没看过,所以心理总是对太极充满了疑问,无奈与矛盾! 

放下我相
“郑子太极拳自修新法” 虽然很薄,但给我的感觉是言语难尽的,其哲学与道理之间给我的感觉,由简单变的复杂,由复杂变回简单,都让人有不同的体会。最起码 “吃亏就是占便宜” 的道理,让我在工作上很顺利,生活过的很开心,也交到了很多朋友。 “专气至柔与水火即济” 的道理在后来与癌魔的战争中帮了我渡过了生死的一关。 “虚则实之,实则虚之" 让我的伯父对我无可奈何,害人不成反而弄得自己狼狈不堪!当一个人生气的时候,胸部则会有很一股很重且闷的感觉,含胸拔背也能使 “胸闷” 的问题消失,让人有一种海阔天空的感觉,而放掉了 “我相” 的烦恼,生病的时候也不会一直想着 “病” 的问题,反而让我看到了 “无为” 的奇迹。 人之所以会发生争执,很多时候都是因为 “我相” 太重而产生,我与太太娴子由认识到结婚这麽多年,开口一句也没有吵过,也没生过对方的闷气,由此可见师爷的 “郑子太极拳自修新法” 确是让我们俩受益不浅啊!
 

重组潜意识
我的专业是计算机工程,所以在一位电脑工程师的立场来看,太极!除了练功夫之外,它还能帮助重组我们的潜意识。新生的婴儿没有当下意识,所以眼睛看到的,耳朵所听到的都直接被输入了潜意识,随着年龄的增长,下意识根据潜意识多年来累计的 “资料” 而 “设定” 了人的个性,而人的个性往往也是决定了一生成败的主要因素之一。好比计算机原理,其功能不完全在于其硬体,而在于其硬体内所输入的软体系统与程式设计。然而,系统与程式错了可以重装与设定,而人的 “程式” 错了要如何重新再 “设定”呢 ?老师在书中一直有提到 “改习惯改习惯”,我想 “改习惯” 其实就是再重新编辑我们潜意识中的 “设定” 吧?这听起来容易,做起来却是不简单!有些人学得很轻松,有些人却学得很痛苦,我想那是因为个人在下意识里的 “资料(杂念)” 都不一样,而造成了不同的 “瓶颈” 在意识与意识之间, “瓶颈” 的大小则决定了改习惯的功夫与时间,在计算机概念里,记忆系统的大小,所处理资料的多寡与介面的速度,也是直接影响电脑系统效率的因素之一。
 

在放疗其间,医生告诉我,说我会有脱发,喉咙破损等问题。很多病人在听了医生的话之后,相信很多都会 “期待” 医生所讲的与何时发生,也就是因为如此,大部份病人往往都 “应验” 了医生的 “预言”。 所以在疗程期间,我一直不断的告诉自己,我不会有事的!我也从来不去想医生告诉我的事情,我每天所关心的只是,明天要去哪里玩呢?纪小岚的节目几点开始啊?金田一捉到凶手了吗?我之所以完全不去想医生所告诉我的事情,是因为我不要让 “问题” 在毫无意识下俏俏的输入我的潜意识内。 因为我一直相信,潜意识对人体的影响很大,佛语有曰:“相由心生”,由此可见潜意识(心)对人的影响有多大呀!科学家常谈的第六感或超能力,我相信都来自潜意识,我想宗教之所以有奇迹,是因为热诚与信心所至,宇宙不分大小,佛在我们心中,魔也是,都一直在我们的宇宙(潜意识)里,所以我们对宗教的信念与热诚,也都会给我们的人生带来很大的影响。古书亦有云 “精诚所至,金石为开”,以前我一直以为是古人吃饱没事,卖弄文学,说说而已,但现在我才大约知道它真正的函意,应该是在强调诚意与信心对一件事情成败的影响吧!由此可见,信心与诚意的确是开启潜意识的一把钥匙,也因为如此,医生对我的 “预言”,也只 “应验” 了大约 25% 而已! 

无为而为 
当医生说我只剩三个月的那一刹那,我的头脑那时一片空白,当下觉得世界变的虚无漂渺,感觉好像如梦幻般,但不知是梦醒还是仍在梦中?过去的片段就在此时不断的涌出,让我看到了过去,最远让我看到小时候我睡在摇篮上,父亲正在摇我睡觉的片段。才发觉,原来当人若能够释放当下的意识时,就能看到了潜意识内的 “资料” 了,但要在清醒的情况下释放 “当下” 非常的不简单,才发觉到原来只有在 “无为” 的时候,才能在毫无意识下将心愿输入潜意识内,就好像读书一样,拼命的背书只能应付考试,一旦过了就什麽都不记得啦!反之,在轻轻松松的心情下看了一本小说,却能牢牢的记得一却。所以,在治疗期间我一直都保持着轻轻松松的心情,希望能够借着无为的心,来帮助我渡过这难关! 

肚子饿了先吃饱再说 
放疗后回到沙巴,朋友介绍了我练郭林气功,我所了解的郭林气功主要是在呼吸,一步吸吸一步呼,再配合行功来帮助病患达到康复的效果。由于看过师爷的 “郑子太极拳自修新法”,所以我感觉到郭林气功与太极也有很多相似的地方,四祖道信大师的信心铭中也有提到 "百千法门,同归方寸;河沙妙德,总在心源。",所以我并没有理会哪一个才是真的哪一个是假的,也没有心情去想这个问题,老师在 “太极思路日记心得” 中也有提到,肚子饿了先吃把饭吃了再算,别去理会饭锅的构造,总之救命要紧,先练了再说吧! 

与神山结缘 
就这样过了一年,身体也开始好转了一些,此时心也开始有点 “野” 了,结果就在 2003 年 4 月期间约了朋友一起偷偷的去爬山,爬的是 4,095 米高,曾经是东南亚的第一高峰的沙巴神山。当时大家都很反对,下来后还被训了一顿,但心中却充满了喜悦,因为我做到了!但也从此,我开始爱上了爬山,也每一年都去爬山,因为爬山可以帮我说服很多坐在 “同一条船上” 的朋友们相信奇迹,来激发他们的求生意识! 

可怕的名利 
健康天地的记者在 8 月的时候来给我做了一个访问,我也很开心的把爬山的照片送了给他们。杂志终于在 11 月刊登了出来,但得到的反应却有好有坏,有些朋友问我,你把事情告诉了大家,你不怕别人知道你曾经生过病吗?也有人说我姑名釣譽,利用机会来 “出名”!但最可悲的却是本地著名的一间直销公司,要我写证明书,说我是吃了他们的产品而吃好了,他们可以给我一笔钱,还保证我可以赚更多,假如我可以做他们的代理的话!我拒绝了他们的好意,没想到却还有人问,这是发财的好机会呀!你怎麽这麽笨呢?唉!这个世界怎麽变得这样?我实在无言以对! 

         
健康天地 

感人的文章 
2003 年 7 月我与枫参加了公司在云顶的激励课程,其中包括了野外求生,枫刚巧与我同组,在过程中她很照顾我,我吩咐她千万不要告诉别人我的事情。转眼,很顺利的课程结束了,很多人都在埋怨课程很辛苦,枫走过来对我说:“不如你把你的事情告诉大家吧,看他们还要埋怨什麽!”,我回答枫说 :“让我想想先吧!”。于是在 2010 年的 7 月 23 日,我写了类似这篇文章的英文版寄给了大家,很多人看了都流眼泪,可是我却万万没想到,到了今天这篇文章还在公司里传来传去!枫很喜欢这篇文章,她把它留着当自己的座右铭,当有人埋怨生活不顺利的时候,她总会对他们说,让我来讲个故事给你听吧!就是因为如此,所以每当我与枫见面的时候,我也同时认识了很多新朋友! 

   
2003年公司的激训课程                                                          2005年公司的激训课程 

与神龙结缘 
对啦,说了那麽多却还没提到我如何认识神龙呢!大约就在 2009 年 4 月吧,还记的会议之后之与生意伙伴在顾客办公室对面的茶室饮茶,不知为何我们谈到了太极,我们越谈越起劲,原来这就是我找了 14 年的太极,一个星期后便约了他到沙巴神龙会所参观,也就在同年 9 月与老师结了师徒缘,而这位介绍我认识神龙的生意伙伴就是瑞明师兄了。 

放疗的后遗症 
这些年来,虽然我的情况还算稳定,但放疗后的后遗症还是存在的,所谓放疗,就是利用放射线把癌细胞杀死,这种两败俱伤的疗法,以及对身体的伤害,这些年来给我带来的不便是难以用笔墨来形容的!首先是听觉的问题,这些年来我一直都是处在半聋的状况下生活,所以不论是聊天还是开会,我都要看着发言者的口部,来帮助我 “听” 到更多的信息,说话对我来说很劳气伤神,所以我也变得很沉默,很多人还以为我是一个不苟言笑的人呢! 

    
一个人在山林中穿插                                                                    出差时遇到土石流 

老外的启蒙 
由于我的工作是负责整个沙巴的前线顾客系统支援,所以我常常要出门。  然而,出门对我这个半聋的人来说,在精神上是个很大的折磨。  由于内陆的交通不便,很多时候我都是一个人驾着车子,在乡间与山林中穿插,有时候遇到山泻,有时遇到大雨,大雨噼哩叭啦的打在车子上,也在我的内心里嗡嗡的响着,好像是死神在取笑我,嘲笑我不该强留在这世上!  想起了以前,刚刚开始工作的时候,曾经也常常埋怨!还记得在机场里遇到一个老外,老外告诉我:“别埋怨你的工作啦!你其实很好命,公司出钱给你到处旅游,那是个很另人羡慕的工作呀!”,又说:“婆罗洲在我们西方国家可是个传奇的地方啊,你可要好好的珍惜哦!不妨把你所见到的用相机拍下,可能有一天它可以为你的生命留下一个美好的故事呢!”,我回答说:“我的摄影技术不好,怎麽拍呀?”,老外看着我,笑了笑说:“别理摄影技术,你只要用心拍就好了,你的技术自然的就会进步啦!”。就因为如此原因,每当在路上我觉得死神来 “调戏” 我的时候,我就把车子停下,停下来拍照。开始的时候随便拍拍,到后来朋友问,这是什麽地方呀?  那时才开始把拍到的照片作记录与规划,慢慢的也因此而收集了很多照片与 “资料”。  拍着拍着,每次出门都把所有的见闻拍下来,却没想到到了今天,我所拍的照片都出现了在杂志,报章特页,名信片与旅游传单上。更没想到的是,我还为环保计划写了一本 “Beautiful Mountain of Sabah”  的书,并于 2010 年 9 月 24 日在亚庇太平洋商业中心向外界发表了。  由于此书是为环保而写,所以我一分钱也没有赚,最没想到的是本地的一间印刷公司找我,对我说,这本书写的很好,可否把中文版的版权卖给他们............这算不算是 “无为” 的回报呢?  我想也想不透!虽然如此,也不管怎样,我还是要感谢老外先生对我的启蒙,要不是他,我永远也不会知道,原来每个人的生活都有故事,而简单的生活也有简单的美,只是因忙碌的我们不曾发现而失去了它! 
        
Beautiful Mountain of Sabah                                            我的名信片 

 
我在华侨报上的照片 

熊经解决了半聋的问题 
自从加入了神龙后,不懂什麽时候开始,半聋的问题开始消失了,才发觉到,原来熊经除了练功夫之外,还有袪病强身的功效。由于鼻癌的肿瘤长在左耳根与鼻腔之间,所以放疗后此处的伤害最大,影响了左边的听觉,而造成了半聋的问题。  在练习熊经时,找到中定的时候,感觉好像有股气擎天柱地在顶心与涌泉之间,由于 “气柱” 也经过鼻腔与耳根,所以在捩转时可以微微的感到鼻腔之间有刺痛的感觉,所以每当练习熊经时,都会眼泪鼻涕一起流,或多或少,那就要看练的时间与那时功夫做的好不好而定了。刚开始的时候,流出来的鼻涕都是浓浓,深黄而带有血色与腐味,才知道,原来我这八年来的半聋问题,就是因为这些赃东西一直还留在我的鼻腔内所至,由于捩转时受到刺激,所以在练了熊经之后,这些 “毒” 都被排了出来,“毒” 被排了出来后,可以感觉一股清凉之气流入耳根与鼻腔之间,半聋的问题也因为如此而开始有好的进展了。  由于放射疗法对身体的伤害很大,堆积了八年的问题也不是一天可以解决的事,所以半聋的问题还是时有时无,视身体状况而定。虽然如此,在此我可以肯定的是,熊经除了练功夫之外,的确还有袪病强身的功效。 

虚灵顶劲与好精神 
除了听觉的问题之外,另一个大问题就是 “精神” 上的问题,由于放疗的地方在鼻腔,而鼻腔的背后则是后脑根,所以放疗对脑部的影响与伤害还是无可避免的。也因为如此,这八年来在精神上我很容易疲劳,不会出汗,常常头痛,眉心不能展开,眼神不能中正而破相成了三白眼,感觉就好像是灵魂被关在躯体内一样,与外界隔了一层墙似的,反应也变得很慢,也容易动怒。但是为了要做个好榜样给孩子看,所以这几年来我从来不曾向家人朋友埋怨,因为我相信,父亲的地位在孩子的心目中是极为重要的,他是个英雄,而英雄呢!却是一个不能随便对困境轻言 “投降” 的人。 而我也要让孩子知道,“心态” 也是战胜危机的主要关键之一! 

以前,我以为古人注重仪表也只是为了仪态好看,但练了太极之后,虚灵顶劲,尾闾中正神贯顶的感觉,才知道古人之如此注重仪态,并不是只为了 “好看” 两字, 而是与健康养生有莫大的关联。 保持着虚灵顶劲与尾闾中正,头顶昆仑顿时有了一股麻麻的感觉,眼神也恢复了中正,再加上熊经的捩转,感觉眉心逐渐展开,额头也开始冒汗,这八年来的问题,却在这基準八法与功法中迎刃而解了,让我寻回了我的 “精神支柱”,所以一直到了今天,除了练习之外,在平常生活中我都尽量保持着虚灵顶劲,就是为了要有个好精神,开开心心的活下去! 

对太极的看法 
以前,一直以为太极是个以武术为主的功夫,认识了神龙之后,才发现原来太极也是一种 “韬光养晦” 的哲学与艺术,其听劲与懂劲也包含了 “知人者智,知己者明” 的智慧,一却以自然 “随缘” 为主。  在文亦有 “宁静致远,淡泊明志” 的内涵与仁者之风,在武则有 “攻心审势,谈笑用兵” 的大将之典焕.......................要如何形容我对太极的这份感觉,我想实在是多的说不完,只有引用齐梁间著名隐士陶弘景隐居之后回答齐高帝萧道成诏书所问而写的 “山中吟” 来形容了, “山中何所有,岭上多白云;只可自怡悦,不堪持赠君。”,若要知道山上有什麽,唯有自己爬上去,单凭别人的叙述,是很难明白其意境的!虽然我看的书不多,练习也不久,在造诣上完全没有这等修养,但把其哲学应用在日常生活,待人处事与工作上的决策时,却是让我方便了不少啊! 

对劲的看法 
谈到太极,大部份的人都会联想到发劲。劲又是什麽?以一位系统工程师的角度来看,我相信劲亦是 “能” 的一部份,在物理(身体)上它内蓄着势能,勢能又称为位能,是儲存於物理系統內的一種能量,在適當的情況下,它也可以轉化為動能內能等其他能量。所以以科学的角度来看,我相信定位的时候就是势能的内蓄,移形换位则是勢能轉化為動能的过程,而产生了整劲!常见的势能有引力势能,重力势能,弹性势能,静电势能与分子势能等。引力,重力与弹性势能转换成动能则为物理上的整劲。  静电与分子势能转换成内能则为炁功上的内劲,当二者配合一起用的时候,其势可想而之啊!而十三势是否也意味着人体的结构含有十三种势能呢?说了这麽多道理,其实我还是不懂真正的发劲是什麽?但以一个太极新人来说,再以物理的角度来分析,我所了解的程度就是如此了,对与不对,只有待日后自己功力提升后才能真相大白了! 

神山之约
 
2010 年 7 月 22 日 出差到砂劳越的一个小镇美里,晚上的时候与好兄弟老邓在酒店附近用餐,由于我看起来弱不禁风,所以老邓也很关心的建议我,要我到健身房多做一些运动,我告诉他其实我有练太极,所以不需要时常到健身房。没想到老邓却回答我,说太极拳是个老人拳,对我是没有多大的帮助的!我告诉老邓,虽然我看起来很瘦小,但我知道我的身体情况是很好的。谈着谈着,不知为何谈到了神山,我问老邓: “即然你认为我很弱,那你敢不敢跟我去爬山呀?”。老邓说 :“奉陪,我每天都踩单车几公里,看我爬山时如何把你甩得远远呢!”....................就因为这样,我俩定下了 12 月 18 日的爬山之约,选一个最冷最大风最潮湿的季节去爬山! 

由 2003 年开始,我每年都有去爬山,但每次回来后身体都很消耗过度,走路也像螃蟹一样,尤其是下楼梯的时候,大约要一个星期的时间才能恢复正常!所以对这一次与老邓的爬山之约感到特别的兴奋,因为我想知道,想借着这一次爬山的机会,来衡量我的健康状况,看看练了太极之后,体能有没有比以前更加的改善,也想乘机试试自己的功力,看看这一年来有没有白练一场! 

 
2010年9月与老师在神山上的训练 

师兄的顾励 
就在同年 9 月,台湾的邱师兄来亚庇指导我们练拳,还记得那是一个晚上,练了拳后我们大家一起去吃宵夜,我告诉了师兄我的问题与身体状况,师兄说这是一个很好的生活经验,可以与大家分享,或许也可以激励一些真正需要帮助的人,功德无量。虽然我并无求功德之心,但我却非常认同师兄的建议,因为枫的确是用它帮助与鼓励了很多人,所以我答应了师兄的建议,但我也告诉了师兄,要等我爬了山回来之后才写这篇文章,因为我也想乘机与大家分享,练了太极之后爬山的那种感觉与经验。 

 
神山 

神山 
神山, Mt Kinabalu 京那巴魯山,又名中国寡妇山,海拔4095.2米,位於馬來西亞婆羅洲----沙巴的神山公園(Kinabalu National Park)內,是继緬甸的 Mt Hkakabo Razi(5,881m) 及印尼新幾內亞的 Puncak Jaya(5,030公尺) 之后在东南亚的高峰之一 。神山的形成約有1000-1500萬年之久,由两个地壳不斷的挤压而成,至今地殼的運動仍不斷的在進行着,在地質學上来说是世界最年轻的一座活的火岩山脈,目前山峰以每年約 0.5mm 的速度在增高,其特别之处乃齒鋸狀的山頂,阔大的花冈平原与直落一千公尺的死亡之谷罗氏冲沟(Low's Gully),都是受到冰川时期的影響而留下来的痕迹。 雖然神山海拔低於雪線,但是位于山頂平原的岩石和水池也會結冰,12 月则是最冷的季节。 

 
罗氏冲沟 

传说 
京那巴魯(Kinabalu) 的名字也有多個說法,比較受認同的是來至卡達山杜顺族的”Aki Nabalu”,意思是 “先人之山”,也就是先人灵魂栖息的所在地。也因为如此,卡达山杜顺人自古以来将自己视为神山的监护人,因为他们相信神山是个胜地,为了避免触怒先灵,所以过去都是严禁登山的,也因为如此,所以神山较其他世界级的山峰很迟才被发现。  一直到 1851 年,英国的 Hugh Low 爵士率领了探险队,与当地居民达成了登山协议,在半山祭祀山灵,该據点后来被取名为班那拉班(Panar Laban),是杜顺语"祭地"的意思,而每一年的祭祀仪式也从此规定在这一天举行。 

另一个留芳百世的传说则是,相傳在古時候,一名来直中国的王子在南中国海不慎遇到颱風而漂流至沙巴,被當地居民所救而落地生根、娶了當地的土著為妻,但过了几年由于王子很懷念家鄉,便与妻子商量先回故鄉探親後再回来接她与家人一同回中國,怎知王子这一去竟如黄鹤,可怜的妻子便每天爬到山上翹首盼望著南中國海,希望能看到丈夫的船队踪影,風雨不改的,一直到病逝在山顶,山上的精灵因为她的真情而被感动,便将她的身躯化成了一座山峰(St John's Peak),让她能够永远的守候着南中国海,後人為了紀念這永垂不朽的愛情故事,便把此山命名了為中國寡婦山。 

第一天 
等呀等呀!好不容易终于让我等到了 12 月,老邓也如期赴约,还另外带了三个朋友就在 18 日那天开始了两天一夜的登山之旅。由神山公园开始,登山的攻顶通道有两条,马西劳山径(Masilau Trail) 与顶峰山径(Summit Trail),而这两径皆在拉央拉央(Layang-Layang) 会合。我和老邓则选择了顶峰山径,原因是它始于公园总部,方便!而其路程也比马西劳山径短了二公里,也比较轻松! 

 
爬山路线 

Timpohon Gate 是登山前最后的补给站, 从公园门口搭车沿着山坡大约 4.5 公里,海拔 1866.4 米处的登山口, 一开始便是一个几百米的下坡路,两旁都是野花, 经过了一座山谷小桥后进入了雨林区,而路面也开始变得平缓, 过了一道小瀑布(Carson's Fall) 后山路才开始缓缓向上,这一段路景色秀丽,树根交措成梯的山径,两旁都是各式矮小的蕨类与青苔,左边是山壁, 右边则是较高的树木, 兰花紧紧的依偎着树干,这儿遍地都是猪笼草与杜鹃花,潺潺的流水声,让人心旷神怡,心情也可以得到了释放,就这样慢慢的走着走着,感觉真的很轻松,第二与第四关的感觉,是否也是如此呢? 

   

 
要在此保持虚实不容易呀! 

一开始,大家都很轻松,而我呢?也尽量保此着虚实的步伐,一步移形,一步换位。由于山路不平,树根交措的山径与大小石形成的山梯,要保此着虚实与涌泉贴地也确实不容易,唯有一步一步的,偶而梯距太大,还是避免不了要出力,虽然如此,跟以前相比,这一次却是比以往轻松了很多。在路上除了登山者外,也看到了很多挑夫,他们身材不大,但背上却背着大约三十至五十公斤的东西,为半山的休息站拉班拉塔(Laban Rata) 补给食物与用品,他们走的不快,但却走的很轻松,悄悄的注意他们走路,我也发觉他们的步伐并没有高低起伏,以前爬山的时候想也想不透为何他们有此能耐,到现在才恍然大悟,原来如此呀! 

 
虚实分清? 

保此着含胸与守丹,就这样一步一脚印的走着走着,偶而也稍息片刻,我知道只要跬步不休,跛鱉也能行千里,对我来说爬山的乐趣大部份都在其旅程而不在其终点,所以我都是抱着享受的心情来爬山。登山的路途上风景怡人与鸟语花香,好像身处仙境一样,大约走了几个公里,腹部有点温温水滚的感觉,一直到朋友叫停,才发现与我同行的两位已是气喘如牛,腰酸背痛了。咦!老邓呢?一直顾着拍照,这时才发觉老邓原来已把我丢的远远了,远远的在我背后啊!两位朋友则好奇的问我 :“你怎麽都不喘呀!”,我说: “我练了太极嘛!”,他们却半信半疑的看着我! 

 
累倒了? 

过了最后第二个亭子 Pondok Villosa,空气也越来越薄,两位同行也因为气喘与脚抽筋而停了下来,由于剩下的路程不远,所以我只有一个人先行前进了。我抵达拉班拉塔的时间大约是 3:45 分,陆续的另两位朋友也于 4:30 分到达,而老邓与另一位同行则是 5:30 分。于此,老邓患上了高山症,发烧与头疼,另三位朋友情况还不错,稍作休息后就没事了,而我呢?却是一点事也没有,只有一点疲劳的感觉!欣赏了云海与日落,晚上七点用过晚餐之后就上床睡觉了,这也结束了登山第一天的行程! 

 
拉班拉塔 

 
 
拉班拉塔的云海 

第二天 
凌晨一点我的 Nokia 手机响了,其实也不需要调闹钟,八人间内的交响乐一整夜不停的演奏着,让我一晚都在数棉羊,老邓与另一位年龄较长的朋友由于得了高山症而放弃了攻顶的机会,实在是可惜!用过早餐后,大约两点钟便展开了我们的攻顶之旅,在摄氏四度,風勢凌烈的环境下摸黑上山,开始的时候脚下的路都是用木条铺成的阶梯与树根交措的山径,跨度很大,运动量也很高。由于山上空气稀薄,所以走了大约十分钟,脑袋便有点晕厥的感觉,也或许是昨晚没有睡好,才发觉开始的时候忘了保持太极的习惯, 于是便乘着稍息的片刻,轻轻的把玉枕竖了起来.................................再继续上路! 

 

那是圣诞前一个星期的子夜, 我静静的趟在狭窄陡峭的山道上, 望着天空,今夜的星光可真灿烂呀,在纯净的夜空中繁繁闪烁着!但往前方看去,可以看到前面登山者的灯光在流动着,若隐若现的,看起来好像一条长长的巨蛇,而我,此时正在这条蛇的尾部呢! 但凭着多年来的爬山经验,我知道到达山顶的时间可不能太早,若要在顶峰呆到日出时刻,那可真的是 “高处不胜寒” 了! 

 
摸黑上山 

由于山上的风势很大,所以也不能够在原地逗留太久,因为要启动冷却之后的引擎可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所以在稍许享受了星空的恬静之后, 我便继续了在这个悠而长的陡峭山道上拉着绳索缓缓前进。在过了 Panar Laban Rockface 之后,便开始进入了山顶平原区,那是一块巨大的花冈石平原,大约是 30 度斜度左右。由于地势稍为平坦,所以在此要保持着虚实的步伐也不难,放开了 “昆仑” 后晕厥的感觉没有了,脚不会酸气也不喘,但此时最大的挑战则是山上的风势与迎面蹼来的寒气,让我的视力开始变的模糊,手指也僵硬了起来,嘴唇硬的好像香肠,说起话来好像唐老鸭一样...........在看看那两位朋友,他们则是喘着气拖着身体在走,但由于他们年级尚轻,所以在毅力与耐性上仍能克服体力上的问题,由此可见,毅力与耐性也是影响成功的主要因素之一! 

 
黎明时分 

大约是六点左右,大雾开始由罗氏冲沟缓缓升起,在离山顶大约十五米左右
 
 

    魏尚世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