銅雕_兒時(李光裕)_B0001

一位焦慮的母親忿忿不平的訴說孩子的遭遇,坐在一旁的孩子成偉(化名)外表粗壯憨厚,但漠然的神情卻是帶著恨意的。

成偉就讀國中二年級,父親早逝,母親靠著幫人打掃維持家計,媽媽說:「再怎麼苦都要給孩子最好的教育!」除鼓勵哥哥唸研究所,自行接送成偉上下學,課後也送去補習,希望孩子成績好、不學壞,未來才能脫貧。

但國一起,成偉就常說蔡姓導師對他有差別待遇,例如忽視他被同學欺負、冷嘲熱諷要他轉學、不問緣由誣指他恐嚇同學並寫記過單、為了抽屜放衛生紙沒收拾乾淨,罰伏地挺身,但又嫌他動作不標準,要求重做或選擇把來路不明的水喝掉,成偉因疲累選擇喝掉水。

可是當成偉回家訴苦時,媽媽認為學生要尊師重道,加上窮困人家的孩子不能要求些什麼的卑微心結,她一再要孩子隱忍。

到了國二下學期的一天,八位同學上課說話,被罰在辦公室用愛的小手兩人互打,老師說要打出聲音打到她爽為止,打了不計其數後,成偉兩手發麻、腫脹,之後他又單獨被留置罰半蹲三節課,現場有兩位老師目擊卻沒說什麼,最後成偉雙腳抽筋、劇痛、無力上下樓梯,數學考試也缺席,接著被要求寫切結書,承諾只要上課講話就要轉學;然後座位被調到教室後面走廊放打掃用具之空間,由於跟教室完全隔開,因此也無法聽課,接著罰午休不能睡覺要到教官室前罰站,教官雖問原因,但沒做什麼,直到有老師提醒蔡老師,讓學生坐在後走廊會影響受教權,他的座位才換到黑板正下方,但太近反而根本看不到黑板的字。下午自修課時,老師又指成偉說話,不理會鄰座同學作證澄清,要求班級小幹部幫忙收東西趕他回家並記曠課,這次成偉拒絕,因此又被叫到辦公室手舉掃把半蹲一節課,因腿已受傷在先,這次更加深四肢的痛苦,需要同學幫忙拿書包才能去上接下來的聯課活動。

兩天內遭受這一連串體罰與羞辱,成偉開始惡夢頻頻夜裡大叫,告訴媽媽說他想做不是人做的事、並產生跳樓撞車等自殺念頭,一直不知真相的媽媽對成偉的狀態很驚慌,甚至失眠,直到蔡老師請待產假,成偉才告知媽媽被體罰的遭遇。


媽媽來申訴時非常疑惑,因為孩子並不壞,怎麼會引來這些殘酷的對待?她猜想可能因成偉曾幫同學寫考卷,可能她曾向民代請託到學校說情以讓孩子上資優班,總之,再多的猜想,她都無法理解老師的行為,而再多的內疚,似乎也換不回孩子的快樂與信賴!

蔡老師是怎麼了?學校裡的其他老師又是怎麼了?共犯結構是這樣堅強,居然得等蔡老師請長假孩子才有機會呼救?

校方二度傷害學生
兩年來,我們幫忙進行了無數次的各種會談,希望學校跟老師能面對錯誤,同時也幫助成偉一家療傷止痛重新成長。

記得第一次的會談時,蔡老師由先生及學校主任、教官等一群人陪著來,所有人都不斷說蔡老師是求好心切,蔡老師並一再肯定成偉的表現不錯,體罰他是特別關心他來自單親家庭,總之,從頭到尾否認一切可能跟自己有關的因素,諸如懷孕、壓力等等。只有她的先生私下表示,蔡老師的原生家庭裡親子關係極差,她與同事互動也不良,會對體罰避重就輕,是同事教她的。

一個成人能對一個孩子做出那樣離奇的傷害,僅說是為了孩子好誰能相信?全班那麼多孩子只挑出這個孩子「這樣」對他好?第一次會談,我們就知道了蔡老師缺乏能力去意識自己身上的問題,而學校的同事,只會協助粉飾事實,對於一個犯錯老師的改進不僅毫無幫助,更無法促成她自省。校長向我們表明,要本案開教評會以不適任老師處理是困難的,但我們卻看到,他坐令其他老師,動輒在班上不斷刺激孩子:「學生有人本撐腰所以要扳倒老師」、「這個老師被記過,看以後誰還敢教你們這班」…

兩年間,同學間散播著流言,責怪成偉害了老師,學校主管則不斷灌輸成偉「不要再多想了」、「蔡老師是認真的」等。為人師長,他們完全不顧這一切對孩子形成的種種隱性攻擊,為了學校的面子跟自己同事的工作權,他們寧可讓家長及學生承受二度傷害。

「我也真的不願再想阿!但為何他們一直刺激我?」其實只要提到蔡老師,成偉就會生氣、發抖,雖然我們已經轉介了精神科醫師進行創傷症候群的治療,但每當成偉一次又一次氣急敗壞的在電話裡、在MSN 中坦露憤怒時,我們仍要提提供他安全的傾訴機會。慢慢的,我們看到成偉的進步,他慢慢變得會主動求助,同時也能對事件展現更多面向的思考,還對教育多了質疑與反駁的能力。而原本只會要求孩子隱忍的媽媽,也在我們的協助下定期討論親職教育觀念。

就這樣,陪他們母子倆醫療、會談,歷經一整年,只盼這個可觀的時間、金錢與心力,至少能換來兩個重建好的靈魂,在正義來臨之前,不能垮下。
蔡老師雖然道了歉…

學期末,學校記了蔡老師兩個申誡,成偉也升上國三,但惡夢竟尚未結束。雖然國三新任導師,跟成偉的師生關係總算正常,讓他一方面稍緩解在班上學習的焦慮,另方面也較有心思準備升學考試,但國三這一年,受了兩個申誡的蔡老師,只要在校園碰見成偉就會轉頭避開,對於過去發生的事,以及自己對學生的所作所為,更是船過水無痕似的冷漠以待,沒有一句道歉。一個老師做到受處分之後仍不反省、不認錯,學校這個環境要負很大的責任,而校方的作為就是國家的責任,因此在成偉畢業後,我們在家長委託下,要求進行國家賠償,以警惕國家負起責任。

不料,成偉的國中老師們又開始傳言,讓成偉在高中也無法寧靜。這些傳言造成就讀同一所高中的老同學持續以言語刺激成偉,幸好這時的成偉「長更大了」,他面對同學時多了些回應的勇氣,也主動請求我們進新學校與老師會談,以遏止同學的流言干擾。

事件發生兩年後,在一次國賠案協議現場,成偉也參加了,他終於有了和蔡老師面對面的機會:「你知不知道我很痛苦,想自殺,如果不是人本,我已經死了…」他細數國一入學以來,蔡老師如何叫大家都可以打他,他國中三年所受的委屈與傷害如何令他不解與害怕等等,語氣平和、態度堅定,懇求老師別再傷害別的學生。這些看在我們眼裡,實有難以言喻的悸動:受傷的孩子終於有了自己的力量!

事後,成偉說他感受不到老師的誠意,不過願意努力去原諒。
雖然在國賠的壓力下,蔡老師道了歉,但承諾要向所有學生公開說明事實的真相,卻遲遲未兌現,賠償金額也無法談妥,最後仍是協調不成。接下來還發生了更匪夷所思的事,為了對付國賠訴訟,校方主管和蔡老師居然竄改協調會議的紀錄,淡化及否認體罰學生的事實,於是一件他們口中所說「個別老師行為」的案件,終於明白成了「集體共業」。

兩年多了,不認錯的教育體系讓我們殫精竭力,以錯掩錯的墮落手段,讓社會成本損失難以估計。案子還沒落幕,幸好人的成長沒耽誤!



殘忍的老師全文原載於
2008人本之友會訊 -> (26) 國家有責任開除殘忍的老師
http://hef.yam.org.tw/fundraising/2008/newspaper/p26-28.pdf



http://www.wretch.cc/blog/mandy53/22716807

http://tw.myblog.yahoo.com/t1234567-t8888888/article?mid=5033


童年 - 羅大佑

http://www.youtube.com/watch?v=L2bt_ycRNGQ

童年 - 張艾嘉
http://www.youtube.com/watch?v=tD3W4JzyjFs


翻轉就是嘗試回到事物本身應該有的樣子 | 王政忠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q6mLywYFqPE


#1
劣師掌摑小四男童 怒嗆「沒爸的孩子

#2
林奕含過世後 6個讓人不安的真相曝光

#3
陳星老婆逼下跪認錯 林奕含蒐證5年求助竟被打槍

#4
全文】林奕含過世後 6個讓人不安的真相曝光

#5
立委公布林奕含PTT帳號 曾發文控訴卻反遭嘲諷

.
 


 

    魏尚世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