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左祖師萊蓬之秘:故事
吳國忠 1991 年

山西太原_三清觀.jpg

全信史,不如無史:因為史,多數是有心人所寫。研究中國固有文化,我們不能固執偏信已有之記錄,有時往往野史比正史更真更可貴。太極拳祖師是張三丰?或是張三豐?是何許人?長多高?留些什麼經典秘笈?… 這些應該留給研究甲骨文的考古學家去寫。

中國武林歷數千年,代代相傳。往昔,在傳子不傳女的狹窄陋習下,若要發掘真正有字文可載,似乎少之又少。在道家的領域裡,更是渺無。數千年來,道家是道高而隱,越是高深,越是隱居深山幽谷,吾等凡夫俗子,那能高攀。因此,作者今天寫道家左祖師萊蓬之內功心法,讀者若以考古家觀念來求證,本書非但無一處可讀,簡直胡說八道,全是荒唐。所以建議讀者諸君,好玩好玩,只當故事來消遣。本來這個世界裡, 是真真假假,假真難分,有時大家都認為真,三、五年、十數年,一下子跌破眼鏡, 真的全是虛假。有時這個人,被大家公認為十惡不赦,為人人所不恥,甚至打入監獄, 十年、二十年,可是一夕之間,這人卻反身一變,又成為人人所敬奉的英雄聖人。看得到的不見得是真、是好人,看不見的也不見得是假、是騙子壞人;真真假假,假假真真,千古以來,多少人,多少事,往往連蓋棺尚不能論定, 何況我們這些庸庸俗俗的平常人?別認真,當故事,全書有一句可取,有一處可以落實,這篇故事就值得讀了!

好多年,好多年,好多年以前,在中國山海關以東,出了一位了不起的武林人物, 他的外號就叫關東左一刀。關東是指山海關以東,今日的熱河東北幾省。據說他刀法如神,刀重八十一斤,是關東一帶地方,方圓數萬里內,無人敢敵,人人敬為刀神。他徒弟眾多,數萬里內,不分男女老少,提起左一刀三個字,沒有不知道﹔因此他的本名左萊蓬,卻鮮為人知。

有一天,是關東趕集的大日子,(註:趕集即類似台灣迎神大拜拜。)左萊蓬祖師正在眾徒弟面前傳教功夫,授武藝,在那虎虎生風的刀影下,卻出現一個貌不出眾的中年道士,非但不拍手叫好,卻相反譏笑說; 「你這個人真傻,拿那麼重刀來練, 這樣重的刀是不能殺人的。」 左祖師和眾徒弟聽了之後,都認為他是個瘋道人。於是乎, 大家都叫他走開,滾開,不要在場子裡礙手礙腳,這瘋道人很有趣,非但不生氣,卻又說了一句: 「我說你不能殺人,就不能殺人。」 這時左祖師聽了雖不冒火,但也有點三分氣地說: 「走開,走開,再不走開,我的刀會劈了你。」 這時左祖師同時用刀幌了一下,想嚇嚇瘋道人,逼他早些走開。就在這一幌剎那時間,竟然發生想不到驚天動地的事情,只見這個言不經傳,貌不驚人的瘋道人,竟輕輕地,只用一隻手,將左祖師的八十一斤大刀奪下來,擲在地上又說: 「我說你的刀不能殺人,就不能殺人。」 說完了,掉頭就走,大家都傻住了,這是一個不可能的事實。結果,左祖師靈台清明,他有無比慧根,當即解散徒眾,自己隨便帶些盤纏,就跟在這道士後面,整整三個月,形影不離,道士吃飯,左祖師吃飯,道士休息睡覺,左祖師也跟著休息睡覺;就這樣, 道士也不說一句話,左祖師也不敢多問一句話。奇人奇事,故事就從此開端。

這道士無名無姓,更無道號, 他見左祖師誠心可嘉,儒子可教也。便攜左祖師至山西省太原府東門外三清觀收為弟子,正式傳授道家內功無上心法。說句良心話,作者本人從未到過山西太原,不用說,東門外有否三清觀,這些只有待日後再遊神州故國家園時,看看能否有機會去證實一下。

山西太原_三清觀_02.jpg

山中無歲月,時序倒轉流。三年時光,好像只有一夕,這一天,這位無姓無名無道號的道士,突然心血來潮不見了,雲遊去了。左祖師更是一個可愛人物,一切如常,敬神如神在,敬師師不在,但師心即吾心,有形有象雖是雲遊不見蹤影,但無形無象的無上心法,卻永留左祖師心中。武林門戶承繼,是背榜下山,披髮上座,左祖師沒有, 無名無姓無道號的道士也沒有留。這就是數千年來道家的傳統,道高而隱,是老師找徒弟。

時光匆匆,左祖師在三清觀又是三年,昔日關東左一刀的雄風不見了,那把形影不離的八十一斤大刀也不見了,無名無姓無道號的道士老師也不見了,人世的一切,周遭的一切,都好像遠他而去;就在這什麼都不見時刻,左祖師突然發夢,夢見他的老師,無姓無名無道號的道士,在山西五台山文殊院文殊菩薩肚子裡,留了一套道家內功無上心法給他。這真是發古人的幽思,道士道家的內功無上心法,卻跑到佛門菩薩的肚子裡。站在今日,像作者一樣的凡夫俗子心中,簡直是認為荒唐大夢,滑天下之大稽。 可是左祖師卻是妙人,竟然完全深信不疑,又千里迢迢跑到五台山,爬上文殊院,又靜悄悄地,摸到文殊菩薩背後肚子裡,掏出一本道家內功無上心法。這不能不叫左祖師相信,於是從此之後,左祖師正式出家為山西太原東門外三清觀當家道士。

這好像是神話中的神話,比武俠小說中武功秘笈還來得玄,作者也從未到過五台山,更不知文殊菩薩是何等樣子?在這世界,往往有很多不可思議的事情,叫你不得不相信,作者是軍人出身,凡事未曾經過本身實踐落實過的,從不敢發表或介紹,這上半段故事,也許是記錯,也許是作者幻想,笨人嗎?說些笨頭笨腦的傻故事,來安慰自己良心,總比那些做賊,喊捉賊的假君子高尚一點,像作者這種既笨又固執的人,這樣說說也許正是一種小小的解脫。

基於上半段這個傻故事,作者細讀先師所著的太極拳體用全歌,是長短句,又不押韻,但逐句,逐字研究,卻又發現這短短一百三十個字,非但包羅萬象,上至天文,下至地理,其中,「化身千億、、、我有一轉語。」 就是佛門禪宗的常用語,而翻遍世界所有太極拳著作,沒有一本太極拳著作載有太極拳體用全歌。作者傻想若以先師學究天人和超人智懇,似乎可以將體用全歌寫得更順口,更有韻,這其中難道就是異數和竅玄。

先師鄭公曼青,為楊家太極三代,澄甫太師嫡傳弟子,又如何攀上道家山西左祖師萊蓬?又為何只在晚年才在曼髯三論中道出一點?而不在他老人家太極拳著作中正式提出?其中關鍵是很難開敔。而先師又已歸道山,張師爺欽霖也早已仙逝,中間疑竇,後人只能作故事推理,不可能以科學提出證據。而且中間必然牽連武林門戶忌諱,否則以先師一生不講假話的性格,不會將山西左祖師之秘,留到最後,只在曼髯三論中透露。雖然時代不同,人們的看法早已不比從前,但有時往往一點芝麻小事,會被一些自認自己是衛道者,視同罪惡滔天,十惡不赦;因此,作者只能說故事,更希望讀者當故事,萬萬不可認真,免得橫生枝節,好朋友、好兄弟,一夜之間變為陌生,果若真有這一天,作者也只能說:「真是罪過!罪過!」。

張師爺欽霖先生,據說是一位相當相當的奇人之一,在楊家太極,他是先師道地的同門師兄,早先師十數年隨楊家三代澄甫太師,習楊派嫡傳太極拳。聽說在一次全國性武街界賬災而較技時,曾經代表澄甫大師出場,和一位外家拳名宿弟子以白蠟杆印證。結果,一搭杆,張師爺欽霖先生,左手小姆指受傷,而另一位是右肘受傷,所以在場名家都一致公認張師爺欽霖先生為這次賬災較技之冠軍。

先師弱冠多病,晚年自戲自己為和尚轉世。聽說三歲前雙腳仍無力走路,家人成天放他坐在桌子上。故太師母戲稱他為元寶。也因此,他老人家一生餐餐離不開青菜豆腐,就是旅居美國,仍以青菜豆腐為主菜。世人都知先師為近代大奇人,非但集詩書畫醫拳五絕藝為一身。就是中國四書五經研究之深,也稱一絕。他老人家平日僅著他自己設計的曼青裝,穿了一生。尤其早晚一碗素粥,不加鹽,不加醬瓜,不加任何小菜,被醫學界視為奇事:「這樣每天營養怎麼夠?」 他十八歲被聘為郁文大學教授,廿幾歲成為上海美專副校長兼系主任,三十出頭又任湖南省國術館館長,那時湖南省長沙武林正在盛傳著驚天動地的北方鐵沙掌顧汝章老師和青城弟子柳森嚴老師比武打擂台。加上抗日初期,全國武林名家精英都聚集在湖南長沙。而他老人家在這種風雲際會時刻,能在湖南省城長沙擔任省國術館館長,開句玩笑,沒有兩把刷子,當一分鐘就要被揪下台。先師為五絕奇人,晚年譽為六絕老人,自然奇人奇事遇很多,作者隨師時間有限,無法盡述,願親近先師的親朋好友前輩,日後有空,能將他老人家一生奇遇逸事留下。作者相信,這非但是最好近代史事,對太極學術的開發,必定是大貢獻。

澄甫太師南遊廣州弘道授藝後,不幸英年早逝。先師一生作事認真,不做則已,做必成功,而越前人。詩、書、醫、畫,都倡前人所未發。拳,太極拳,雖然每天早上親赴楊家澄甫太師寓所學藝,前後七年,風雨無阻。據楊門三傑之首,陳師伯微明先生所言,先師已盡得楊家三代之口訣相授,亦遇奇士與究道,但先師異於常人,對太極拳總耿耿於懷,故又以誠,聘張師爺欽霖先生,南來燕京,代師傳道。

張師爺欽霖先生,若僅在楊家論輩份,作者只能專稱為師伯。可是推到左祖師道家門裡,便成為一脈相傳的師爺。武林的輩份,就是如此。如台灣太極拳協會前理事長王延年先生,他在一九四九年前曾隨張師爺欽霖先生,習過楊家太極拳藝。先師每次在公開場所,總稱王延年先生為師弟,而王延年先生,則稱先師為師叔。這層武林傳統關係,往往給一些人弄得滿頭霧水,分不清楚到底。

聽說張師爺欽霖先生聰明非常,他老人家從未讀過書,在燕京時,每天早上下樓,和先師研究拳藝,晚上下樓則向先師學字讀書,一年之後,居然能寫通順的書信。有一日,兄弟倆照常研究拳藝,張師爺一時心血來潮,突然問先師:「師弟,眾所週知,澄甫師待你最厚,你隨師七年,難道老師沒有教你?」「有啊!每天早上,我七點鐘,準時到老師家,師母每見老師,總問,鄭某人來了沒有?來了你(指老師澄甫先生)要好好教他(指先師)。」但是我身體不好,那時患第三期肺病,一身只剩四兩血,老師教我,一式單鞭便改了我一年半時間。老師老人家,心寬體胖,每改了我拳架後,就在太師椅上打盹,睡足了,老師推開窗戶,在那裡鬼摸鬼摸幾下,我就鞠躬回家了。七年都如此。」 「啊呀!這是楊家太極拳殺手啊!不是鬼摸鬼摸。」 經這之後,張師爺見先師誠心向學,於是情不自禁地又告訴了先師另一個故事。

故事總是虛構的,有時充其量,只帶一點點,一絲絲前人的痕跡。以下這一段只是故事中的故事,願一向關心作者的朋友,千萬不可再執著認真。佛家說:「胸中有佛是不知佛。」希望所有讀本書的前輩同道朋友, 胸中空蕩蕩,完全以讀小說,看故事的心情來看本書。

張師爺欽霖先生,代師出場較技得勝,班師光光彩彩回到山西太原後,便一面經商,一面授徒,自然是門庭若市熱鬧非凡。(註:據考證,張師爺欽霖先生,非太原人氏,是寄居落籍太原。)有一日,張師爺出外經商授徒,忽然來了一位道士登門求見,管事弟子,自然是深諳武林規矩常識,在那時代,和尚、道士、尼姑、叫化子、算命先生,不來則已,來則驚天動地。第一:凡是和尚、道士、尼姑、叫化子、算命先生,多半都有獨門功夫。第二:登門求見,不是了結上代宿仇,便是代人出頭,要不就是挑戰印證爭武林至尊。所以張師爺管事弟子慌忙招待,並解釋張師爺外出不在,自然也詢問來意。一宿既過,這道士清早就走, 走前只留下一句話:「我叫左萊蓬,住東門外三清觀,張某人回來時,你告訴他,我來找他。」

山西太原_三清觀_03.jpg

次日,張師爺回來,管事弟子和眾弟子,只有照實報告。當時研究推測,去也不是,不去也不是;去,自古武林,會無好會,不去,自己多少帶著楊家四代太極拳。最後還是硬著頭皮,不得不去。

三天後,張師爺到了東門外三清觀,只見門口站著一位衣著簡陋,貌不驚人的十六、七歲少年。三清觀台階上站著一位亦不怎樣的道士,於是便向前說明來意,不料未及開口,即聞狂言:

「逢午,聽說來人也會太極拳,功夫很好,很了得。」 下面好像是聽錯了,不知怎樣說,似乎這意思,作者推想,根本是開玩笑。

「 ……你和他上上手,玩玩,教教他…… 」

張師爺聽見之後,自然認為是瘋子,自然不想答腔,只想借個台階回去。

就在這進退不得之際,那位貌不驚人少年郎,卻又出口驚人地說:「怎麼!我衣服破,像個叫化子,你看不起,我老師說,玩玩、教教,就是玩玩、教教嘛!」

「啊呀!槽了!原來碰到一對瘋子,一位老瘋子,一個小瘋子。」張師爺那時修養再好,也只有哭笑不得,掉頭回家。可是台階上的道士,見此狀況,又文鄒鄒地說:「某某,既來之則安之,三清觀現在裡外沒有人,何苦不上上手再走呢?」

於是乎,開了一場玩笑。
於是乎,也結了一場緣。

張師爺從那天起,每週兩次,騎著腳踏車,從太原城裡,到太原東門外三清觀, 隨左祖師萊蓬再習道家內功無上心法。故事到此,暫告結束,故事中間,若有牽連對武林門派,太極拳前輩有不敬之處,因為這只是虛構故事,是作者笨人說傻故事,千萬不可認真,或責問。故事說過了,作者也忘了,寫出來目的,說得粗俗些,就算是討好讀者,多賣幾本書吧。

註(一):逢午,姓時,是左祖師萊蓬在中午檢來的孤兒,他沒姓名,沒爹,沒娘,所以,左祖師替他取名為時逢午,在道家傳統,他只是客位,非嫡傳弟子。
註(二):在先師歸道山所發親朋好友訃文中,先師事略太極拳部份曾寫:廿七歲在滬,從太極門宗師楊澄甫改習太極拳,經年得其大要,時楊夫人臥疾幾殆,群醫束手,先生悉心診治,終告痊癒。楊師感其恩,乃將太極拳要訣:鬆、沉、輕、靈及運用要點乃至太極劍道,悉以傳付,繼又從太原張欽霖研習太極拳勁之技巧。浸淫二十年後,簡化為三十七式,以便傳習。(唯在先師墓園墓誌中,卻又缺了:「繼又從太原張欽霖研習太極拳勁之技巧。」 這段。)因此故事情節真假,不必計較。

本文摘自「太極拳內(炁)功心法」


原文刊載 : (中華神龍太極學會)
https://shenlong-taiwan.org/2015/09/26/%E5%B1%B1%E8%A5%BF%E5%B7%A6%E7%A5%96%E5%B8%AB%E8%90%8A%E8%93%AC%E4%B9%8B%E7%A7%98%EF%BC%9A%E6%95%85%E4%BA%8B/




大愛劇場「把愛找回來」主題曲 演唱:萬芳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w6DI6wh3N5M





, , , , , , , , , , , , , , , , , , ,

魏尚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