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極_吳國忠先生和恩師鄭曼青先生.jpg

山西左祖師萊蓬之秘:太極拳內功心法「自序」
2015 年 08 月 31 日
吳國忠 1991 年/

太極拳內功心法,係指山西左祖師萊蓬之秘。一般稱為左家太極拳,或左家炁功,左家內功心法等等。左祖師萊蓬之秘首先出現,是在甲寅年(1974 年,民國六十三年)先師鄭公曼青先生所著(詩書畫)曼髯三論第四十二頁,原文如下: 「同門陳孝廉微明,習太極拳數十年,力與勁未能悉其究竟,予旋得之山西左祖師萊蓬之秘曰,力由於骨,勁由於筋,乃恍然大悟,四十年前,曾將此言,寫於鄭子太極拳十三篇內,以公諸同好,而廣其傳也。」

近十幾年,左祖師萊蓬之秘,經作者再度傳出後,歷經風波,議論紛紛,其中爭執,同門更甚;於民國七十四年(1985 年)旅美華僑,早期同門羅邦楨先生,在高雄市太極拳雜誌第四十期刊出左家太極拳釋疑,否定了左家太極拳,肯定了左家內功心法。時至今日,有否山西左祖師之秘之紛爭,已毫無真實意義。在中國固有文化傳統上,多數高深功法,都是口傳心授,沒有字文可尋。俗云: 「達摩東來無一字,全憑心法傳功夫。」 所以禪宗盛傳是傳燈不傳法,燈即心法心傳。尤其是內功,亦稱氣功、炁功,千古以來,留訣多,留法少。就是六祖惠能大師,五祖真正傳法時間,只有三更到四更,一更次而已。若以六祖之傳道,後成為南宗祖師,在現在人眼光去看,根本是不可能。

太極_神龍山莊

去年十二月十八日, (1990 年,民國七十九年。)作者和一群太極愛好者,在馬來西亞藝術學院鍾正山院長全力支持下,正式創辦太極學系,並聘王品棠博士為系主任,開世界太極學術之先河﹔因此這一段山西左祖師萊蓬之秘的公案,理應落幕。名辭之爭,已非重要,重要是山西左祖師所遺留之秘,合不合太極哲理,能否落實應用於今日人類之健康保健,和做人處事法則,習者可否因習得之秘,獲得真正益處。如果答案是正面的,不論是否真有山西左祖師之秘,就是全部是子虛,這附托之人,也是天才,功德無量。

太極拳拳術,因馬來西亞藝術學院正式創辦太極學系,已由拳術跨上一大步邁到學術。拳術是武功,千古以來為爭武林第一,是非紛爭屢見不鮮。武功到最後爭執,是生死見真章。這種打打殺殺,路見不平,拔刀相助,君子報仇,三年不晚…..等等之陋規惡習,已為現代社會法律所不容,所以,武功在今天總是人云亦云,境界各有不同,沒有方法真正攤開來去求證落實。生和死,不論是何人,到底是件大事,更何況法律所不許。學術不同,學術可以有不同見解,但絕對可以研究討論和落實印證。學術可以攤閉,學術是不能閉門自封。拳術和學術最大不同就在這裡。

基於上述作者個人淺薄的觀點,和個人對太極拳的痴迷,在這關鍵時刻,我盡我心中對山西左祖師萊蓬之秘的所知,盡我所能,拋磚引玉。以解多年來同道同好之疑,和一些曾經隨我習過拳藝的同學心中之迷。

山西左祖師內功心法,十多年來,均是作者獨自一人親口傳授,並未囑託任何一人代替傳法。第一:是尊道統。守昔年誓言,藝不輕傳,和所傳非人,有遭天譴之良心約東。第二:內功心法,不比拳架動作,拳架動作錯一點,可以在形象外面很容易發現改正,不會傷到身體內在臟腑。內功心法,全是內修,外無任何痕跡可尋。萬一略有差錯,輕則傷身傷神,重則走火入魔,自墜魔道,一生不能自救。俗語說得好,世人只有兩種人,死後會打入十九層地獄,一種是惡醫生,沒有醫德,人給他治死了,領屍時非但要付醫療費,還得說句客套話。另一種是不負責任的老師,沒有教育良心。誤人數十年時光,路上碰見,學生還得低頭鞠躬說聲老師你好。再若他不學無術,誤導學生,進入魔道,更是罪孽深重,也許十九層地獄還容他不下,要打入九十九層地獄。作者是個平凡人,經常自許,真有那一天,希望快快樂樂的走進十八層地獄,絕不願到十九層, 更不用說到九十九層地獄了。

自然,天下沒有真正的秘密,任何秘密,只要傳進第二人的耳朵,就不成為秘密。多年來不容分說,一定會有人譭我,也會有人用作者之名傳左祖師內功心法,不論這些人傳得對否,有否加油添醋,有否偷工減料,我唯一祈禱,這些人個個都是狀元學生, 人人都是青出於藍。不過誠懇地建議,不論隨作者自己,或旁人,如果發現你所習左祖師內功心法,和本書略有不同時,非但要仔細考慮,最好找十幾年來常隨作者身邊的教練研究一下。內功心法一門,是積氣(炁)功夫,旬日一日只積一張紙,若有微少差錯,牽一髮動全身,短時間也許會感到有效果, 時日一久,或許不幸發現已入魔道, 那時會恨海難填,怨前人鑄錯。在作者個人,在現時地,只能盡言如此。願同道同好同學諒作者此時心境。恕昔日無能和無心之過。在此請讓作者再說一聲: 「原諒我,恕過。」

太極_神龍道場

本書腹稿,積存心中,將近二十年,遲遲不敢下筆,除傳統和主觀客觀因素外,最主要是時機。這次我大膽盡洩我心中山西左祖師之秘,完全感於馬來西亞藝術學院院長鍾正山先生的精神感召;當我在馬來西亞南洋商報,在太極學系正式公開招待記者會前夕,我提出太極拳應用藝術作演講題目時,即遭到一些武林同道誤解和攻譴,並在報紙上公開提名道姓指責批評。當時曾猜想,這種公開指責批評,必然會引起鍾院長對太極學系成立之考慮。想不到翌日,鐘院長非但不受這些影響,反而安慰作者和王品棠博士說:「這是一定的, 當初藝術學院在 1967 年創辦時, 也飽受指責批評。沒有關係, 假若沒有學生,我自己就第一個報名為太極學系學生。」這種氣魄,正代表著中國文人的偉大風格,作者聽了真是汗顏和感受良多,也借此道出我心中之秘: 「山西左祖師萊蓬之秘」 。作者自勵,更以此作為自己宏道開始之幾。出書前夕,特謝謝鍾正山院長對太極學系的大力支持。元旦開筆,無以為序,僅以此感言為代,尚祈前輩同道斧正。

吳國忠 於民國八十年元旦(1991 年)太極學會


原文刊載 :
http://shenlong-taiwan.org/2015/08/31/%E5%B1%B1%E8%A5%BF%E5%B7%A6%E7%A5%96%E5%B8%AB%E8%90%8A%E8%93%AC%E4%B9%8B%E7%A7%98%EF%BC%9A%E5%A4%AA%E6%A5%B5%E6%8B%B3%E5%85%A7%E5%8A%9F%E5%BF%83%E6%B3%95%E3%80%8C%E8%87%AA%E5%BA%8F%E3%80%8D/





, , , , , , , , , , ,

魏尚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